美发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然气出口国首开首脑峰会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28:23 阅读: 来源:美发椅厂家

天然气出口国首开首脑峰会

中国页岩气网讯:11月15日,首届天然气出口国首脑峰会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尽管会议当天梅德韦杰夫、内贾德等关键成员国首脑并未到场,但在这个国际能源署(IEA)定义的“天然气黄金时代”,坐拥世界七成天然气储量的产气国高峰会还是吸引了多方关注。为期一天的峰会围绕“价格”展开,参会国不满低迷的天然气价格,呼吁“更公平”、与原油价格挂钩的气价格形成机制。之前多次炒作的“天然气欧佩克”则被边缘化。

首开峰会引关注

本届天然气出口国首脑峰会是天然气出口国论坛(GECF)部长级会议的升级。

GECF由俄罗斯、伊朗、卡塔尔三国2001年成立,现有12个成员国,其他成员国为阿尔及利亚、玻利维亚、埃及、赤道几内亚、利比亚、尼日利亚、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委内瑞拉以及阿曼,另有3个观察员国:哈萨克斯坦、挪威和荷兰。

GECF每年都会组织一次部长级会议,但此前从未邀请首脑参加。参加本次峰会的国家领导人包括卡塔尔埃米尔谢赫哈马德·本·哈利法·阿勒萨尼、阿尔及利亚总统阿卜杜勒—阿齐兹·布特弗利卡、利比亚“过渡委”主席贾布里勒等,但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并未参会,原本确定出席的伊朗总统内贾德也因未知原因缺席。

本次首脑峰会为期一天,议题包括:长期合同是天然气出口国和消费国供气安全的基础;天然气出口国论坛成员国间投资和技术合作;寻求“更公平”、与原油价格挂钩的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缩小油气价格落差,其中“气价”成为核心议题。

这个高级别峰会也成为成员国寻找合作机会的平台。俄罗斯和卡塔尔能源部长在会后透露,双方将在俄罗斯北极地区合作运营一个LNG项目,这将是两国首次开展天然气合作。此外,卡塔尔方面还希望购买俄罗斯最大独立天然气公司诺瓦泰克(NOVATEK)股份。

第二届天然气出口国首脑峰会将于2013年举办,主办国尚未确定,但俄罗斯和伊朗均已明确表示承办意向。

呼吁油气价格挂钩

早前有部分成员国建议扩大现货市场规模,以对抗北美页岩气对传统天然气市场的冲击,但GECF坚持认为,与油价挂钩的长期供气合同仍将是未来天然气销售的基础模式。

“与油价挂钩的长期天然气合同符合买卖双方的利益,它能够缓冲现货市场价格波动,同时还可以带动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管道基础设施建设,有助于保障能源供应安全。”GECF秘书长莱奥尼德·伯克汉诺夫斯基说。这一观点得到了GECF几个关键成员国,如俄罗斯、卡塔尔和阿尔及利亚的认同。

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全球各区域市场的气价长期低位游走,日本在福岛核危机后LNG需求激增曾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市场,但整体颓势依然,特别是在页岩气大放异彩的北美。目前现货市场的气价远低于长协合同价,但GECF认为这一现象长期看不可持续。但GECF指出,目前欧洲市场的现货气价正呈现出向长协价靠拢的趋势,美国的气价低迷则属于非正常现象。

横向对比今年前10个月美、欧、亚三地现货市场平均气价,美国Henry Hub现货价格仅为每百万英热单位4.164美元,远低于欧洲英国 NBP的9.37美元和亚洲现货市场的13.526美元。

与此同时,各成员国代表一致认为,目前用于发电的天然气价格过低,天然气行业需要一个稳定而“公平”的价格。卡塔尔埃米尔阿勒萨尼则提出,需要在不限制产量的前提下,缩短天然气和石油之间的价格差距。

迪拜能源分析师罗宾·米尔斯指出,GECF提出的“油气价格联动”,实际上是在要求更高的气价。阿尔及利亚石油部长尤素菲则直言,希望该国出口欧洲的天然气价格能够提高。伊朗石油部长卡西米甚至提议GECF制定一套“全面的天然气市场管理计划”,允许天然气出口国通过调整供应对需求波动作出反应,并提出“如果各成员国间能够形成统一战略,我们就能够决定价格”。

唱衰“天然气欧佩克”

自2001年成立以来,西方舆论曾多次炒作GECF试图打造一个“天然气欧佩克”,通过控制产量影响气价。在此之前,俄罗斯、伊朗等成员国的确也曾建议成立“天然气输出国组织”,但在去年4月的GECF部长级会议上,该组织正式宣布放弃减产或控制供应的讨论。

在本次峰会期间,伯克汉诺夫斯基再次强调,GECF无意演变为一个类似欧佩克的天然气卡特尔,更不会为了产气国利益干预气价。

《华尔街日报》评论说,GECF作出“不干预气价”的表态,原因在于所谓的“天然气欧佩克”根本没有左右市场价格的能力,最大的障碍在于天然气没有像石油一样,真正形成全球性市场。

原油可以通过油轮运往世界各地,天然气的运输通常需要管道,长距离运输极其困难。同时天然气的区域性特征明显,例如虽然俄罗斯可以通过削减供应威胁欧洲提高购气价格,但如果这些天然气不卖给欧洲人,事实上也并不存在其他买家。这些特征使得天然气无法形成全球统一的市场价格体系,试图用一个统一的组织去控制一个无法统一的价格自然无从谈起。

尽管液化天然气(LNG)可以通过轮船运输,具备形成统一价格体系的基本条件,但LNG在全球天然气消费中的比例依然较低,且GEFC成员国中缺少澳大利亚这样的LNG出口大国。早前有预测认为,从现在到2016年,世界新增的LNG供应中有72%将来自澳大利亚,考虑到澳大利亚与美国的盟友关系,说服澳大利亚加入与美国能源安全观有明显冲突的“天然气欧佩克”显然难度颇大。

此外,GECF成员国拥有世界70%的天然气储量,但该数据只适用于传统的天然气资源,若将非常规天然气,如页岩气计算在内,这个比例将严重稀释。

有评论认为,GECF的未来不应以欧佩克为蓝本,而应借鉴世界黄金协会(WGC),后者并不追求对价格的控制,而是努力推动需求。

沈阳大棚卷帘机

成都屠宰机械

昆明防爆负压风机

四川伸缩围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