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段爱情成了我永远的伤疤[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8:04 阅读: 来源:美发椅厂家

听广播里说,据国外的研究表明,以前说的恋人之间的争吵能使人“心碎”这个说法被验证,恋人之间争吵真的能引发心脏疾患。听了之之后我觉得挺可笑的,这还用证明吗?我早就知道了,自从“那一刻”起,我的心就碎了,就像一块水晶,我自己似乎听到了那一声清脆,接着就看到了满地亮晶晶的碎片,永远都没有复原的可能了。

一 妈妈走了

我排行老五,是家里的“老疙瘩”。俗话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我从小就在母亲的宠爱下成了一个小“混世魔王”,一天到晚在家里外边惹是生非,虽然也没有出过太大的事,但捅的小娄子不断。三天两头不是老师找家长就是同学上门告状。这种情况下准备动手“管教”我一番的父亲,总是被母亲拦下,说孩子还小呢?哪个小子不淘气呀!有妈妈的保护,我更加变本加厉了。我想也许是母亲那时已经有预感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吧,不然她为什么只对我一个人这么溺爱呢?听说她对我的几个哥哥姐姐也挺严厉的。只可惜我跟母亲的缘分太浅,我12岁,她就走了。走之前,她看着我,眼神里都是痛惜与不舍,她说:“儿子,听你爸的话呀……”

亲戚朋友都说我是个狠心的孩子,因为直到办完妈妈的丧事,我没有掉一滴眼泪。睡觉的时候也没有,因为我跟两个哥哥睡在一间屋里,我不想让他们看见我哭。把妈妈送走的第二天,我又跟学校里的一个同学打架了,想不起为了什么,我下了狠手,一板砖把那个同学的头打破了。学校给了我一个处分,父亲用他早就准备好的皮带打了我。没有人拦着……我真正意识到妈妈已经走了。那天夜里,我没有回家,就在一个避风的地方呆了一夜。我哭了,哭得非常伤心……

二 邂逅小娜

妈妈走了以后,爸爸的棍棒教育非但没有让我有所收敛,反而让我走得更远了,我的学习越来越差,还常常旷课、赌博、看禁书或在外面打架然后彻夜不归。那几年,我成了学校和家庭的祸害,大家一提起就头痛的问题少年。高中毕业后,大哥通过关系帮我在一个挺有权力的单位找了一个职位。穿上制服的我,不再打架斗殴了,但赌博的毛病却还没有改掉,还常常混在那些原来的朋友中。

在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二年,我遇到了小娜,她非常漂亮。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我就觉得眼前一亮。她高挑个,身材苗条,穿一条水红色的连衣裙。鹅蛋脸,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深眼窝、高鼻梁,有点异国情调。那是一个黄昏,我下班,她匆匆地赶一辆公共汽车。一瞥之下,我就被深深地吸引了,我想赶过去搭讪,但她已经上了车。待我也准备追过去时,车开了。我急中生智,叫了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跟着!” 跟了六站地,女孩儿下了车。我急忙结了账追过去。

要说追女孩儿,我还是有一套的,上中学那会儿不上课干吗去呀?追女孩儿也是我的乐趣。当然,论相貌身材,本人也还不错吧!但以前从来没有过一个女孩儿能让我真正动心,而对小娜却不同。

小娜比我小两岁,高中毕业后在一个企业工作,但还在读夜大,刚才匆匆忙忙的就是去夜大上课。小娜性格活泼、大方、开放,没有一点的忸怩作态和故作矜持。但她又并非一些女孩子的轻浮浅薄。她是那种有主见、有分寸的开放,是那种性格火辣敢爱敢恨的女孩子。

应该说正因为她这样的性格我们才走到一起的,然而正因为是这样的性格,才有了现在的结局……

三 晴间多云

认识小娜以后,世界变了样:天那么蓝、树那么绿、花儿那么美,一切都像夏天的雨后初晴,清新、绚丽、欢快。是我这些年来不曾有过的。一种被爱、被需要的感觉唤醒了我麻木和冷漠的心。

从那时起,原来一起混的酒肉朋友就很少见到我了。我和小娜几乎天天见面。她不上课的时候就一起去看电影、游泳、滑冰……她上课的时候,我就等在外面,或者溜进去坐在后面的空位子上看闲书。对于我的不上进,小娜开始也有微词,但看我提起学习就发呆的样子也就不说了。她宽容地说,她知道学习让我想起了中学时期不愉快的往事,与其这样不如顺其自然,反正工作也能应付。我非常感激小娜的善解人意和知足常乐。我觉得她正是我这辈子想携手到老的女孩子。

单纯而幸福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当我们想去小娜家拜见她父母的时候,却出了问题。小娜家是少数民族,宗教信仰、生活习惯都不同,这原来我都知道,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事,我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在生活细节上不是很在乎,我可以随她,我想家里人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吧。可没有想到小娜的父母却坚决反对她和我交朋友,小娜说她父母主要是因为习惯不同才反对的,但我的学历等方面的条件可能也是不满意的原因之一吧。我想她父母也许是一时反对,慢慢就会好的。可她父母不但拒绝见我,还明确提出让小娜必须和我断绝来往。以小娜的性格,怎么可能就这么屈服呢?从此她跟父母开始了冷战。她父母还让小娜的哥哥每天去单位和学校接她。为了将来还要和她家见面,我采取了回避的态度,不与她家人发生冲突,而小娜也千方百计地躲过家里的“围剿”和我见面。

风云变幻,我们的艳阳天突然变得多云了。我跟小娜说,千万别跟家里闹翻,不然就无法收拾了。一个晚上,天下着大雨。小娜没去上课,下班时家里给她打电话说有事让她早点回去。我呢,这么大的雨哪儿也去不成,就猫在宿舍里和一帮哥们打牌。大伙一边打牌一边攻击我,说真是重色轻友的家伙,自从有了小娜就再也逮不着了啊!不行今天你得请我们吃饭,甭管谁赢!我被这帮家伙说的脸上挂不住就说好吧,只要你们不怕这么大的雨淋。那帮人叫着:“你放心,今个你跑不了。下刀子我们顶铁锅也得宰你一顿!”

正说着,门口有人敲门,我正坐在门边,就站起来开门,因为手里攥着一张牌,腾不出手拿掉嘴上叼着的烟,烟雾冒出来我的眼睛熏得眯起来,楼道黑一时没看出来是谁,等我定睛一看,吓了我一跳。是小娜,她的长发和全身的衣服全都湿透了贴在身上,她的嘴唇发紫牙齿打战,全身滴滴答答往下淌着水,看见我,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我忙问她出了什么事?她哽咽着说不出话。看见她这样,我说,你在这等会。然后反回房间对那帮朋友说,今天散了吧,改天一定补。开始,大伙儿还起哄说:“又找借口不是?”一看我脸色那么难看也就不说了。大伙站起来走了,包括和我一宿舍的哥们儿。等大伙走了,我把窗户推开一条缝把一屋子的烟雾放一放,然后把小娜拉进房间。我拿一条大毛巾把她从头到脚裹住,帮她擦了擦头上的雨水,然后让她坐下慢慢说。

原来,小娜的父母给她下了最后通牒,她父母说不光是生活习惯的问题,他们已经托人打听过我的底细了,说我一直是个小混混,在学校还受过处分,直到现在还常常赌博,让她马上和我分手,不然就不要再进家门。没想到小娜说,那好,我就不进家门!爸爸打了她一个耳光,并说,就算我们没养你这个女儿!小娜就淋着雨一路跑到我这里来了。

我紧紧地搂着小娜,在心里说,这辈子,我一定对你好!从那天起,我们同居了。

在这期间,我父亲曾经去过小娜家,希望替我们说情,他也是我再三请求才肯拉下架子去的,我以为她父母会看在我父亲是个老干部的面子上给我们一个台阶下。可没有想到,父亲被她父母抢白了一顿并把提去的礼物丢了出来。父亲颜面大失,决定一辈子不走这门亲戚,并说你要非娶她不可,结婚也不用告诉我了。

四 永远不醒

结婚那天,我请了好多同学、同事、哥们儿,尽量让婚礼办得风光点,好弥补我们心中没有家人参加婚礼的遗憾。但不管多热闹都不能抹去小娜内心的伤感。后来,帮小娜打扮的同事薛大姐对我说,小娜哭了,把刚化好的新娘装都弄坏了,她说你们这俩可怜孩子一定得好好过啊!我说大姐,我一定让小娜过好日子,别人有的衣服、首饰她也得有。这就是我当时能想到的对小娜好的方式。在这点上我没有食言。我总是给小娜买最好看的首饰、裘皮大衣等。但我的工资有限,我就背着小娜去跟人赌博,仗着从小练就的技巧和一点小聪明,居然常常满载而归。

结婚两年以后,小娜怀孕了,我特别兴奋。我想我一定不会像父亲似的打孩子,也不能像母亲那样一味地溺爱。我甚至起好了两个名字,一个男孩的,一个女孩儿。要是不出事儿,孩子也该有十多岁了。

但也许这就是命吧。因为工作关系,我常常出入一些娱乐场所,也经常会接触一些三陪小姐什么的。小娜从来没有问过我,一方面是她心无城府一方面她知道我爱她。对于我来说在我的观念里也从来不把这些当事儿,因为我觉得这些应酬和逢场作戏不关感情。

就在小娜怀孕六个月的时候,出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那天,我陪小娜散步,走到一个冰激凌店的时候,我对小娜说,你等着,我给你买一盒冰激凌吧,小娜说好啊,我正觉得热呢。我就进店去买,正交钱的时候,突然有人从后边搂住我,一股香水味扑鼻而来:“宏哥,真巧啊,昨儿你走了以后,我好想你啊,给你打电话你又不接,今天还来吧!”我的脑子嗡的一声,一下子推开那个女的,压低声音说,给我滚远一点。可没想到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反而提高了嗓门说:“呦,提上裤子就不认人啦!”我刚要发作,猛然看见两步远的地方,小娜的脸色煞白,双手扶着门,摇摇欲坠的样子。她什么都听见了。我赶紧跑过去扶她。小娜倒退一步,躲开我,转身走了。我跟在后面一直说,小娜你听我解释。她一言不发,收拾了几件衣服走了。

我们结婚后,小娜又开始和她家里来往了,我觉得等有了孩子她父母也会慢慢接受我的。我想小娜回娘家去也好,让她冷静一下,不然气出个好歹怎么办?

第二天,小娜没上班,晚上也没回家。我慌了,也顾不上时机不对,就奔小娜娘家去了。那是我最不愿意回忆的一幕,小娜坐在沙发上,眼睛红红的,她的眼睛一直避免和我的目光接触。她全家几乎没等我站住就一起动口,把我骂了出来。第三天,小娜给我打电话说:“我们离婚吧!”我说:“我不同意。”她说:“你要不离我就割腕。”她的声音平静得可怕。“没有什么好说的,必须离婚。”我知道,这就是性格暴烈的小娜。我想,要不就离吧,等生了孩子,小娜还能让孩子没有爸爸吗?就这样,出事的第五天,我们办了离婚手续。第六天,有人告诉我,小娜去医院,把孩子引产了。六个多月的孩子呀,都会哭了。我当时心痛得几乎昏过去。

我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在家门口的一个树坷垃旁边睡了一宿。

有三四个月的时间,我每天过着这种暗无天日的日子,好像又回到了我的中学阶段。我常常想自己最好是醉死,永远也不要醒来。

尾声

后来,一直暗恋着我的一个女同学,把我从这种状态中拉出来。她知道我和小娜的事,不忍看我这么作践自己。我很感激她但我已经没有能力爱她了。她也曾经想撮合我和小娜复婚,但我们俩人都已经觉得不可能了。于是几年之后,我和那个同学结了婚。但和小娜的那段爱情却成了永远的伤疤。一想起来就会让我体会到心碎的感觉。

采访手记

一个看似玩世不恭的男人,在几杯薄酒下肚之后,诉说了一段往事。他那清醒时从来都是玩笑的眼神里充满了真诚。一坛深埋的陈酿从他的心底里挖出,透过岁月的尘封,散发出醉人的芬芳。当然,要不是借着微醺他怎么也不会说出这个故事。那是他充满着真爱的青春,也是悔恨中的荒唐的青春……然而一切都结束了,再也无法找回了。

他希望我对文中有关当事人的身份保密,还希望尽量少地涉及当事人的年龄、学历、职业、生活状态等敏感话题,以免引起一些不愉快。我答应了他。因此,在这篇文章中不但用了化名,而且对当事人的年龄、职业、地域等特征也做了虚化。请读者谅解。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