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走出病死畜禽处理困境

发布时间:2020-07-13 20:36:23 阅读: 来源:美发椅厂家

随着黄浦江“漂猪事件”引发社会持续关注,病死畜禽处理成为超出养殖业的一个公共话题。事实上,不止在长三角地区,我国养殖户随意丢弃病死畜禽的情形较为普遍。随着养殖规模的扩大,畜禽病死或受灾死亡数量十分庞大,漂浮在黄浦江上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若不进行大规模无害化处理,类似事件难免还会发生。

随意丢弃较为普遍

“如果死掉的畜禽数量少就直接扔掉,多的话就挖坑埋掉。”广西南宁市三塘镇二塘社区一位刘姓养殖户说,村里没有专门处理病死畜禽的设施,为防止病菌扩散,一旦出现较多病死畜禽,通常做法就是将其拉到偏远、无水源的地方掩埋。

记者日前在南宁市高新区连畴村看到,附近一条河流呈乌黑色,几只死鸡鸭漂浮在水面上。一位村民说,这些鸡鸭都是附近养殖户扔掉的。

按照广西相关规定,病死动物必须送到指定的无害化处理站进行焚烧,严禁将病死畜禽进行深埋或者随意抛弃。但记者在广西部分县区走访了解到,一些无害化处理站修建于上个世纪90年代,设施落后,其中不少已不能使用,无法接收病死畜禽处理业务。

南宁市2009年就成立了南宁市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厂筹备领导小组,负责筹建无害化处理厂,但选址尚未确定。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李开鹏说,由于涉及环保、水源保护、城市规划等问题,选址存在诸多难题。

无害化处理厂太少,乱丢弃就不可避免。这绝不是广西一地的情形。四川省3月25日通报,该省彭山县南河河道出现上千只被抛弃的死鸭。

此外,最近安徽省天长市郊区发现被人丢弃在路边的“动物尸堆”,一共29头死猪、40多只死雏鸭;湖南省株洲市在湘江泄洪渠内打捞出上百头死猪;湖北省宜昌市在长江小支流五龙河中发现约50头死猪……

无害化处理遇困境

李开鹏说,畜禽无害化处理需要建厂,但选址时往往遭到群众抵制。他说,农民一是担心污染水源,二是怕病死畜禽污染场地、传播病菌,甚至有人认为有阴气。“其实无害化处理工艺很先进,从运输到处理,整个过程都是全封闭的,不会造成污染。”

有专家指出,2010年制定的《动物防疫条件审查办法》对无害化处理场所要求越来越高,这也增加了选址的难度。

另外养殖户环保意识弱,也是推进无害化处理病死畜禽的一大制约。而农村地区不少群众对乱丢病死畜禽行为司空见惯,不认为会产生污染问题,也很少主动向动物卫生监督部门报告。

广西宁明县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方焕森说,宁明县近年来在定点屠宰场、畜禽交易市场等地集中发放宣传资料,要求群众将病死或死因不明动物送到指定地方作无害化处理,但拿到资料的群众毕竟是少数,因此知晓率并不算高。

而最大的难题还在于财政支持的薄弱。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既没有高收益也不能带来高额税收,一些地方财政投入不够,维持其运营的燃料费、运输费、人工费等支出较高,制约着无害化设施的正常运转。

方焕森说,广西宁明县动物检疫部门在县城屠宰场每年都能检出近百头病害猪产品进行无害化处理,全部要拉到县城垃圾场进行焚烧,靠县财政补贴维持,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记者了解到,国家有关部门在2011年就做出了对病死猪无害化处理给予每头80元财政补助的规定,但是这一政策在不少地方都未落实。

强化政府责任

业内人士表示,养殖业的利润并不高,加上农村有许多散养户,国家如果不出资大力推动无害化处理,村民更不愿意掏钱。李开鹏认为,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关系环境安全和老百姓生命健康,政府应把它作为公益性事业来抓。

专家建议,一方面要组织人员到屠宰场、养殖场及农户家中宣传病死畜禽的危害性,鼓励参与无害化处理;另一方面,畜牧主管部门要着手建立辖区内养殖场(户)畜禽养殖档案,规模养殖场要建立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档案,并责成村级兽医防治员做好本村病死畜禽登记和上报工作。

广西水产畜牧兽医局饲料与畜牧处副处长罗军认为,政府应拨出专款,用于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的正常开支,包括购买畜禽尸体密封袋、工作人员防护用具用品、焚烧用燃料,以及畜禽尸体运输费、畜禽尸体打捞和场地消毒人工费等。

此外加强监督执法也必不可少。水产畜牧、环保、卫生等部门应强化合作,坚持下乡巡查,发现问题及时处理,对随意丢弃病死畜禽造成重大动物疫病或人畜安全事故的,应按规定追究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调动养殖户的积极性

在呼吁政府加大投入、建立无害化处理设施和机制的同时,想办法调动养殖户处理病死畜禽的积极性也很重要。这方面,一些地方的探索已经显示出较好的效果。

家住江苏如皋柴湾镇平原池村的养殖大户张贤妹因为把死猪运到收集点,今年已经获得了近千元的补贴资金。她告诉记者,养殖户只要带上身份证、一折通、江苏省动物免疫证书,将死猪送到收集点,登记在册,就能领取病死猪处理补贴费用。

去年,如皋开始探索建立规模养殖病死猪无害化处理流程,在养殖规模村推行兽医包片负责制,一旦出现病死猪,兽医前往做前期消毒处理,然后由养殖户自行送到收集点,再进入处理中心。为了调动养殖户的积极性,每送来一头病死猪,农户可获得60元补贴。

目前,如皋有20个病死猪收集点,1个处理中心,去年无害化处理病死猪共8万多头。据了解,该中心2011年建成,投资400多万元。病死猪经过8小时、150摄氏度的高温灭菌处理后,残渣可做农肥,少量油脂还可供化工厂生产肥皂。而在四川遂宁,养殖户在对死猪进行无害化处理后,不仅可以获得财政补贴,还能从保险公司那里得到数百元的赔偿金。这使得养殖户进行无害化处理的积极性非常高。

当地官员介绍,遂宁不少养殖户都买了生猪保险,而生猪保险与疫病防治、无害化处理等是相互挂钩的。在保险条款中明确列出,保险生猪病死后未按照国家相关规定进行无害化处理的,养殖户不能获得保险赔款。

业内人士认为,养殖户尤其是规模化养殖户也有无害化处理的需求,政府以一定的补贴,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可以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最大限度地提高病死畜禽的处理水平。(《半月谈》2013年第8期,记者 吴小康 潘强)

潍坊订做西服

洛阳西服定做

龙岩西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