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恐怖故事血腥切割机-【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0:17:41 阅读: 来源:美发椅厂家

红姨是我妈的朋友,具体她姓什么,我已记不清,只知道妈妈总是叫她小红、小红,所以我就叫她红姨。

小时候,妈妈经常带我到红姨家中作客,红姨对我很热情,照顾很周到。

这个故事,就是她亲口讲给我的。

红姨在市郊的一个水泥纸袋厂工作,是一位做水泥纸袋的流水线工人。

红姨学习水平一般,高中毕业没上大学,就找了这份工作。

她的工作简单而枯燥,就是流水线,不停地做着重复动作。她每天要做的就是把未成形的纸,放入纸袋切割机之中。

一拍,二碾,三切。

一个水泥纸袋便成型了。

她每天都重复这样的工作,一天又一天。

有一天,红姨在厂里车间工作,听说了小赵一周后要结婚的事,小赵是红姨的同事,二十五岁,虽然两人不在同一个组,但工人就那些人,互相之间都是很熟的。

趁着上工的间歇,红姨走到小赵身边,把五十块钱塞到他手里。“小赵,恭喜恭喜啊!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红姨说。

小赵乐开了花,笑着说:“谢谢红姐,谢谢红姐,等到时候,一定要过来吃饭啊,我给大家备点好酒好菜,咱们热闹热闹!”小赵不住地说谢谢,邀请红姨去他的婚礼。

红姨答应了去参加婚礼,临走时看到小赵两眼圈发黑,显然是累的,打趣地说了一句:“小赵,你这两天可别累坏了,等结婚那天,新娘子还等着呢!”说完就走了。

车间里很多工人都给小赵随了钱,都等着参加小赵的婚礼。

可没两天,就出事了。

这天中午,大家做完工,吃过午饭,下午两点上工,中间这段时间,一些人会聚拢起来打牌,还有一些会做自己的事情,也有的人会选择休息。红姨喜欢打牌,每天中午都会跟几个同事来几局。

小赵呢?

小赵睡着了,他忙婚礼的事累坏了,中午饭都没吃,就睡着了,因为找不到睡觉的空地,他躺在已停转的纸袋切割机后面的滚轴上,呼呼大睡。

“铃铃铃”,下午上班的铃打响了,工人们都各就各位,准备开工。小赵睡的太熟了,根本就没听见。

监工头把总闸一拉,机器便开始运转。

小赵还躺在切割机的滚轴之上,只是一瞬间的事,他便被卷了进去。

一拍,二碾,三切。

出来后,小赵的人,就变成了一个标准的纸袋。

血飞出老远,鲜红的血,顺着机器履带哗哗的留下来。

全车间人都聚拢过来,发出阵阵惊呼,其中当然包括红姨。

小赵已然没救。人都找不到了,被切的五花三层,变成跟冻羊肉片一样。

小赵就这样死了,死在了婚礼之前。

厂里为这事停工了两天,那个车间的监工背了个大处分,还被调离了岗位。

小赵的事很快就在厂里传开了,传达室的老孙头听说这事,直摇头。

“这么年轻的孩子,真是可惜了!”老孙头说。

这事最后不了了之,厂里到底有没有给小赵家里赔钱,具体赔了多少钱,员工们也不得而知。

厂里加强了安全教育,生产依旧进行,小赵的事很快就过去了。

过了一阵子,某天夜里,正是老孙头值班。

他们传达室一共三个老头,轮着上班,一上就是二十四小时,今天正好该着老孙。

夜里八点,老孙头把厂房巡查一遍,一切正常,一个人都没有,工人们早就下了班,此刻都在家里吃着饭看着电视。

老孙头回到传达室,从水管中打了杯凉水,喝了两口倒掉,水壶里没有热水时,他总是喜欢先咽两口凉水,解解渴。然后他打开电视,看了起来,晚上没有别的娱乐,只有看电视。

待到晚上十点左右,老孙头关了灯,准备睡觉。

突然窗户上传来敲打声,梆梆~梆梆~

老孙头机警的坐起来,喊道:“这么晚了,谁啊?”

“是我,孙师傅,我是小红啊。”红姨在大门口说道。

老孙头打开窗子往外看,果然是小红,说道:“小红,是你啊,你怎么这么晚过来厂里。”

红姨陪笑着说:“孙师傅,真是不好意思,唉,别提了,明天我要去参加一个技术评比,今天厂里不是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套新技工服嘛,我忘了拿,这不明天就走了,急的我坐了最后一班公交车过来的。”

老孙头立刻拿着钥匙,给开了大门,让红姨进来。

“这么晚了,你拿完衣服,还咋回去啊?”老孙头问。

“是啊,太晚了,反正明天早上我们走的早,干脆我就不走了,我睡厂房里的休息室得了,你说行吗,孙师傅?”红姨对老孙头说。

“行啊,没问题。”老孙头一口答应,厂里常有职工晚上不走,睡在休息室,这是司空见惯的事。

于是老孙头陪着红姨进厂房找到衣服,把红姨安顿在休息室,老孙头又回去传达室睡觉了。

夜里一点多,老孙头又被声音叫醒了。

梆梆~梆梆~

老孙头爬起来,心想:“这个小红怎么回事,又敲窗户?”

老头站起来,打开窗户一瞧,不是小红。

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站在院里,浑身上下都很脏,脸也很脏。

他的眼睛却非常亮,亮的好像能穿过玻璃,照到屋子里。

老孙头还没说话,小伙子开口了,“大爷,我回厂里洗个澡,洗干净了就走。”说话声音很低沉。

然后老孙头看到,年轻人转个身,向厂房里走去。

昆明神经内科医院

吃花生对治疗白癜风有什么作用

温州男性包皮过长对女性会造成哪些危害

西宁治疗牛皮癣什么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