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恐怖组织的毒素-【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32:20 阅读: 来源:美发椅厂家

摩科大街的一栋公寓楼里,桑尼正望着电话发呆,丈夫马克出去度假已经快七天了,一直杳无音讯,打他的电话总是关机。正在桑尼满脑子乱如麻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桑尼一阵心跳,电话里传来的却是刺耳的声音:“你好,请问您是桑尼吗?我们是警察局的……”

桑尼的脑际闪过一丝冰凉:“是的,有什么事吗?”“噢,有人在希尔路三十公里段的一处陡坡附近发现了你丈夫马克的尸体和车子,我们想请你来验证一下……”挂掉电话,桑尼浑身发抖,几乎无力站起来。短暂的沉寂之后,桑尼迅速冲下楼,搭车奔向了警察局。

桑尼随警察赶到了事发现场,那是一个陡坡,几个警察正在拍照取证。

从现场侦查来看,警方初步认为这是一场由于车速过快,再加上陡坡路险而造成的交通事故。但是细心的罗斯探长却发现了一个难为人知的细节:在马克的左耳后面有一小片糜烂处,而这种糜烂根本就不是车祸造成的,最令人瞠目的是苍蝇一飞到上面就很快死去。

罗斯探长对此觉得极为蹊跷,他觉得绝不仅仅是一场交通事故那么简单。

1 警方很快又发现了更多信息:死者马克,今年34岁,在赫赫有名的天物昆虫研究所工作,主要研究目的是从昆虫体内提取药素用于治疗疾病。为了安全和保密,从事这项具有危险性的工作只有两个人,也就是说这显赫的研究所里仅有两个人……

法医的验尸报告也表明马克并非死于车祸,而是死于一种不知名的毒素,这也就是说马克死后是被人冠以车祸的假象的。

罗斯探长来到马克家中,桑尼正坐在沙发上轻声哭泣。罗斯探长说明来意后,让一位女警察对桑尼进行笔录询问,而他则在马克家里转转,希望找到破案的蛛丝马 迹。马克的工作间令他大吃一惊,房间里面整齐有序的放满了各种器皿,还养着大量的苍蝇、蚊子、蚂蚁以及好多叫不上名字的昆虫,突然给了罗斯探长一种肃穆的 感觉。

外面桑尼正和女警察谈话,她说她和马克的感情一直不错。马克独自一人外出度假,是因为他说天天工作神经紧张,想自己出去散散心,她没有阻拦他,没想到那竟是决别。

罗斯探长转了转,也坐在了沙发旁边,桑尼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有些恍惚起来,“探长,你确定马克是被人谋杀的吗?”罗斯探长望了望四周,缓缓的说:“可以这么说吧……”

谈话进行的还算顺利,就在罗斯探长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觉察到桑尼嘴角的肌肉在不停的抽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罗斯探长问了一下。“噢,没有,没有。” 桑尼显得极为慌张的回答着。门轻轻地关上了,罗斯探长站在门口等车。突然门开了,桑尼大吃一惊的望着他们,不知所措地说:“啊——你们还在?”“你一定有 什么想要说的,就说出来吧。”罗斯探长直视着桑尼。“马克在外面有个情人叫芬丝,是伦斯教授的妻子。伦斯就是和我丈夫一同在研究所工作的那个人。”桑尼镇 静地说完这些后就显得更加颓废了。“就这些了?”“是的。”“好吧,那下次见。”罗斯探长笑着说。

“探长,她告诉你的那些信息有用吗?”女警察问道。“但愿吧。”罗斯探长的眼里闪烁着光芒。

2 当罗斯探长派人去找伦斯教授的妻子芬丝时,却发现她不见了。罗斯探长感到有些蹊跷,又驱车赶到天物昆虫研究所。刚下车,伦斯教授就从密封的实验楼里走了出来,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罗斯探长。这个与马克几乎同龄的人却显得十分苍老。

“您就是伦斯教授吧?”罗斯探长先说了话。“是的,请问有什么事。”“我们想向你询问一些情况,是关于你的助手马克先生的。”“噢,原来是这样,那来吧。”罗斯探长僵硬地说着。

罗斯探长和伦斯教授只是随便聊了聊无关紧要的话题,大都是关于实验的,丝毫没有提关于马克的事情。只是在将要离开的时候,罗斯探长才问了一句:“我们想见 见你的妻子芬丝。”伦斯教授的脸色一变,反问道:“我的妻子?她在科尔路十号的一家旅馆里。”罗斯探长听了脸上露出一丝隐秘的笑容,而伦斯教授露出的却是 一丝难以察觉的酸楚。

警察很快在科尔路十号的一家旅馆里发现了芬丝,令人吃惊的是芬丝头发蓬乱,脸色腊黄,但是仍能从她那憔悴的容颜后面辨得出她的美丽。她靠在墙的一角,床上 的东西都是乱糟糟的,桌子上还放着没吃完的饭菜。她看到罗斯探长的时候,并没有说话,但是她呆滞的眼神让职业嗅觉极为敏感的罗斯探长发现了什么。罗斯探长 让一名女警察带着她去浴室。过了一会儿,芬丝出来了,在场的人都感觉到了她慑人心魂的美丽,这时女警察走到罗斯探长旁边,轻声地告诉他说芬丝身上有好多的 伤,罗斯探长点了点头。

“你好,我是罗斯探长,我们想了解一下关于马克的事情。”芬丝没有做声,罗斯探长示意别人都出去。“我爱马克!”芬丝突然冒出了一句。“我们知道。”罗斯探长笑着说。“好吧,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芬丝撩了撩头发说。

“由于马克是我丈夫的助手,所以我们认识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他对我很好,这让我很感动,我丈夫整天忙着工作,我觉得他精神上有点问题,工作狂!至于马克的 死,我个人认为也许跟他有关,但他们工作上的事,我从不知道。”“你和伦斯教授的感情如何?”“他?要是好的话就不会在当中出现马克了。”芬丝有些讽刺的 说道。“那我能再问一下,你身上的伤?”“伦斯打的!因为他知道我和马克的事情,但马克死后,我想去为马克做些什么,但是他不许,所以他就把我关到这里。 他是一个阴暗的人,他心里一定有鬼!”

罗斯探长心里有些诧异芬丝竟是这样一个直性子的人。“你能带我到你的家里看看吗?”罗斯探长问道。“好吧。”看得出芬丝说这句话时是心有余悸的。

芬丝带着罗斯探长到了家里,刚一进门,罗斯探长就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他最先冲进了伦斯教授的家庭实验室里面,在实验室的桌子后面,罗斯探长发现了几只死了 的苍蝇。罗斯探长皱了皱眉头,掏出透明袋将苍蝇轻轻地装了进去,然后罗斯探长决定离开这里。“发现什么了吗?”芬丝捂着疼痛的脊背问。“没什么,如果说要 是有什么线索的话,就请给我们提供一下好吗?”“我连自己还能不能在这里都不知道,也许我要走了。”“走?去哪里。”罗斯探长问道。“我不清楚,也许是我 父母那儿吧,反正这婚我是离定了……”“那好吧,如果你在的时候要是有什么线索就告诉我们吧!”

离开芬丝家后,罗斯探长的脑中反反复复梳理着可能漏掉的细节。近日情报部门向他传达了一个信息,就是天物研究所的那种毒素有可能流失了,如果流失的毒素被用来制造炸弹的话,那么后果将是毁灭性的……

罗斯探长的烟灰缸很快就满了,而在他的心底仅是空落落的一些情节。罗斯探长用被子蒙住了头,强迫自己睡了一个残酷的觉。没过多久,这一切都被一阵急促的电 话铃声惊醒了,“喂,罗斯探长吗?我是桑尼,我手里有马克的日记本,我想给你看看,看能不能对破案有帮助……”罗斯探长接完桑尼的电话后,匆匆地洗了把 脸,便向桑尼家奔去。

马克的日记本很厚,除了记载一些生活琐事外,还有几篇是关于他和情人芬丝的,其中就有这么一段:“伦斯教授今天警告我不要再接近芬丝,否则的话这些刚提取的毒素就用来治我……”而这篇日记的日期就是马克出事的前三天。

罗斯探长翻到最后一页,发现有一组密密麻麻的电话号码。他连忙问桑尼,可是桑尼说她也不清楚。罗斯探长合上了日记本后,脸上又浮起了疑云。

3 化验报告出来了,从芬丝家里带出来的苍蝇身上有和马克身上一样的毒素……

警察在伦斯教授的家里发现了芬丝的尸体,并逮捕了并没有逃跑的伦斯教授,而且在一些试管里发现了与马克身上相同的毒素……

伦斯教授很快被带回到警察局接受审讯。罗斯探长亲自审问。伦斯教授对杀害妻子芬丝的事实供认不讳。罗斯探长问他为什么这么残忍,伦斯教授说他很爱芬丝,但是芬丝却背着他和马克通奸,他忍无可忍,只有用暴力,昨天晚上芬丝提出要离婚,他就给她下了毒。

罗斯探长说:“你用这种手段杀死了你的妻子,那马克的事你认不认呢。”

“认什么认!我根本就没有杀他,他不是我杀的!”伦斯教授激动的吼了起来。“像你这种高智商的人在情商方面却是个低能!”罗斯探长不屑地回了一句。

“承认吧,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是谋杀马克的主谋,不论从动机方面还是从其他方面你都有完全的能力。”罗斯探长快速的对伦斯教授说道。

“我——我没有杀他!”伦斯教授激动地吼了一句。

“我们查过你的通话记录了,在马克度假的前一天,你曾和一位应该是杀手的人通了电话对吧,你曾交代他用毒素害死他对吧……”罗斯探长不紧不慢地说完了这些。

伦斯教授听了后目瞪口呆,他没想到警方掌握的这么清楚。“我,我——”伦斯教授还在支吾着。

“杀人动机是为情杀人,手段是雇人用毒素杀死他对吧?”罗斯探长瞪着眼睛对他说。

“我没有杀马克!是!我的那个电话是打给杰克的,原本我是打算在马克度假期间让杰克杀死他的,但是正当我的计划布置好以后,杰克却告诉我马克在度假的时候 不见了,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马克死了,原来竟有人在我的前面下了手啊,这真是天意啊。”伦斯教授看似很平静地交代了一些事实。

“真的?”罗斯探长用狐疑的眼光看着他。

“你自己看着办!”伦斯教授不满地说。

4 罗斯探长在黑夜里反复琢磨着伦斯教授的话,那些陌生的号码久久地萦绕在他的脑间,因为马克日记本上的那些号码被情报部门证实与一个恐怖组织有关。如果情况 真像伦斯教授说的那样,那么马克的死一定与恐怖组织有关。毒素、恐怖、生化武器,这几个词不断地撞击着罗斯探长的神经……

警方的调查显示,马克日记本上的那些电话号码在马克死后没久就被注销了,而登记号码时那些人用的全部是假身份证!望着拨不通的号码,罗斯探长觉得马克的死不仅仅是当初想象的那样因情所伤,这背后也许还有个更大的漩涡。

就在案件陷入僵局时,伦斯教授向罗斯探长说他愿为自己的清白提供一些有价值的证据。伦斯教授说马克的死是死有余辜,是他自己贪心……要想揭开电话号码的秘 密,不是看以前的号码……罗斯探长和情报部门按照伦斯教授的说法终于找到了可以拨通的号码,原来是将以前的那些号码的末尾数连起组成一个新的号码!情报部 门很快查出了电话的所在地,结果令所有人震惊的是,那个号码的主人竟是桑尼!罗斯探长赶紧带领一批警察赶往桑尼家时,看到的却只是桑尼尸体和一封血泪斑斑 的遗书,一切谜团全靠遗书解开了……

马克和伦斯教授的妻子芬丝有瓜葛后,桑尼曾一度哀求马克回头,但是马克却一意孤行,这不仅使桑尼十分痛苦,也使伦斯教授十分痛苦。桑尼得知马克正在研究一 种毒素,于是她就密谋伦斯教授,让伦斯教授给马克几天假期。桑尼又从伦斯教授口中得知马克可能要和芬丝私奔,但是需要一笔钱,于是桑尼就假装一个恐怖组织 以高价来购买毒素,来制造炸弹,要是马克不答应的话,就让他一命呜呼。忐忑不安的马克带着从研究所里窃来的毒素踏上了桑尼早已为他布置好的不归路。后来的 这一切就全在桑尼的掌控之中了,而最后桑尼因为罪恶感和悔恨选择了自杀。

至此,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可是罗斯探长却怎么也不也高兴起来,他只是在想原来能置人于死地的不仅仅是毒,还有情。

重庆哪里能做干细胞治疗卵巢早衰

沈阳哪一家不孕不育口碑好

汕头白癜风医院用醋治疗白癜风但那样确实可用吗

廊坊男科治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