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恐怖的拼图游戏-【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5:47:25 阅读: 来源:美发椅厂家

从小,我就对拼图有着十分浓厚的兴趣。

现在,我仍然有机会充分地享受这种游戏带给我的那份兴奋、那份惊喜、那份自豪、那份满足。

“大力,看,就是这颗脑袋。”我兴奋地冲着大力喊道。

“不会搞错吧,韩嵋?”大概是王大力觉得我这活儿做得有些太轻松,不大放心地问。

“哪能呀!这种拼图‘游戏’,整个一个小儿科,都快让我给玩烂了!放心吧大力,没错。这颗脑袋绝对和这个躯干配套!噢,对了,你看,这是上个月西山派出所老李送来的那条大腿,”我一边将存放在冷冻屉内的一条大腿拼接到解剖台上的躯干上,一边对大力说:“你看,我的这个‘拼图游戏’玩得怎么样?”

看到这儿,您准会觉得这场“游戏”实在是太令人毛骨悚然了!

是呀,这个世界中,黑暗和残酷的那一面,我们看到的的确太多太多。我们必须以某种特殊的心态来从事种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活动,我们必须以某种特殊的让自己从那种令人窒息和压抑的氛围中潇洒地走出。

其实,无论什么事,只要把它看透了,也就是那么回事了。对我而言,无论是面对降临人间的,还是面对走入的。感觉,都是一样的。

记得当年在医科附属产科实习的时候,当我亲手接下第一个新生儿时,我和那位产妇一起激动地哭了起来,引得医院那帮小们大笑不止,现在想来自己也觉得挺可笑的。可每当一个新的生命经我的手诞生时,我还是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总是抑制不住的兴奋、惊喜、自豪和满足。

现在,面对着解剖台上那一幅幅并不美好的画面,我总想尽心尽力地将它们绘制成一幅幅宁静的蓝图。从某种程度来说,我有些自命不凡,认为自己做的事伟大而神圣!我把自己想象成手拿钢刀身披白衣的勇士,让我的那些“顾客”们在我亲手为他们绘制的蓝图中安详地休息。我幻想着他们在蓝图中将远离,烦恼,牵挂和遗憾。因为他们的冤已申,他们的仇已报,他们的血债已经得到了血的偿还。

他们再也不会变成荒原中的和孤鬼了,他们的灵魂从此得到了慰藉。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每当一幅“作品”经我的手完成时,我都会萌生出与时非常相似的感觉和情怀。

噢,对了。说到“拼图游戏”,让我给你讲一个通过对躯体的“拼图游戏”,我为一个死去的找到了家,找到了她的凶手的。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季节,大力给我送来了一具。这具尸体是当天早上一对晨练的老人在一片小树林中发现的。

吃完简单的午餐,我快步走进解剖室的停尸间。掀开遮盖尸体的打蜡帆布罩单,一个没头没手的女人暴露在我的面前。

这女人赤身。我发现她的皮肤很白,弹性很好,她的乳房和臀部显然经过了手术美容,显得性感十足。

头颅是从颈部被砍断的,两只手是从腕部被剁下的。一看那刀工就知道,这活儿不是一个有人体解剖学常识的人干的。人体手腕中的八块小骨头,有好几块都明显地被这个没有解剖学常识的家伙给劈碎了,还有一块小骨头完整地挂在了前臂上。

我称了称尸体的重量,差不多51公斤。她的双手重量应该在230 克左右,头的重量大约是3 公斤。这样,我估算出她的体重是54公斤或55公斤,大约是1 米70.

接着,我在她的脚底涂上了墨水,再把一张纸粘在瓶子上,然后把瓶子放在她的脚底滚过。这样,我就将她的脚纹取了下来。

为什么要取脚纹呢?

这是因为,如果这个女人的体貌特征和某一个的妇女相符的话,刑警队的侦查员们就会到失踪者的家中,搜寻所谓“潜在的痕迹”。这种潜在的痕迹,通常是留在洗澡间或厕所瓷砖上的光脚印。当然,这种以脚纹来鉴定身份的方法不如手指纹可靠,但也不失为具有特征性的标识。如果您生过,就会知道医院在接下每一个新生儿时,都要取下新生儿的脚纹,以防您偶尔错拿了别人的孩子。

前面您已经知道了,我的这位顾客既没了脸又没了手,当然也就没有了指纹。

显然,凶手是存心跟我过不去!

“没准是个鸡?”我的直觉告诉我。

“是鸡就好!”因为我知道,我们这座城市对所有曾干过卖淫勾当的女人都存有指纹档案。“大力,只要发现手,马上给我送来!”

过了三个月,大力终于给我送来了一只手。

三个月以后,他决定把这双手也扔到那个枯井中。然而,老天有眼。那天深夜,当他走过那片荒凉的空地时,一声雷鸣伴着闪电突然向他袭来,他一个跟头摔倒在地,丢失了一只手。

这只手得来全不费功夫。那天,郊区派出所的片警小赵,看见几个孩子在玩一个塑料袋,孩子们一惊一乍地怪叫,引起了他的警觉。他快步上前查看,袋子里居然“躺”着一只人手。

这是一只左手,新鲜而富于弹性,皮肤很细腻,也很白嫩。一看便知,这是一只年轻女子的手。我立即取下了指纹。两个小时后,我从实验室回来,立刻嗅到一种奇怪的带酸性的气味,我马上意识到这只手曾在冰箱里储藏过。

我从停尸间冷冻屉内取出三个月前收到的那具断头断手的。它已经脱水了,尸体也因此而收缩。我把这只手和躯体的左腕部相拼接,肌肉的断痕并不吻合,但这种拼接效果不会令我失去信心,因为我知道这并不意味着拼图“游戏”的,而是一种在学上完全可以解释的正常现象。

每当这时,拼图“游戏”就需要借助于一些仪器的了。x 光显示这只手上缺少了一小块长2 厘米宽1 厘米的骨头,而这块缺少的骨头又实实在在地出现在尸体的左手腕上。因此,毫无疑问,这只手和这具女尸相匹配。

这只手在远离尸体三个月的内,一直被放在冰箱里冷藏。凶手一定错误地认为,现在可以扔掉这只手了。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只手居然会在那么多人的帮助下,找到了它自己的“家”。

一个星期之后,在大力的配合下,我们又帮助这个女人找到了她自己的家。

这女人24岁,体重54公斤,身高1 米69,一年前嫁了人,婚前曾因卖淫被劳教,公安局指纹库里存有她的指纹记录。

她生前住在郊区的一套小公寓里,大力找到那里时,有个男人出来开了门,这男人正是那个女人的丈夫。

这个丈夫告诉大力,他的已经离家出走三个月了。大力问他,妻子失踪为什么不向公安局报案,他回答说,妻子有着极不光彩的,现在又与人,而他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不愿到公安局去丢人现眼。

大力告诉他,公安局已经发现了他妻子的尸体。对此,他毫无表示。

大力坚信凶手正是这个丈夫,然而始终找不到不利于这个丈夫的任何证据。

大力很着急,我也很着急!

站在解剖台上,我再一次注意到尸体的切割很不在行。由于凶手用钝刀作为砍尸的工具,因此手腕处的骨头全都碎裂了。

“对了!现在手腕处断端的骨头上缺少了好几块碎骨片,如果犯罪现场就在死者住的公寓里,那么只要在公寓内找到这些碎片,那个丈夫就有口难辩了!”

大力还没等我把话全部讲完,人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下午,我正在病理实验室看一组切片,大力推门冲了进来:“韩嵋,送你一件,希望你能喜欢!”他从现场勘察箱里取出一个短颈大口玻璃瓶,瓶中有一个“u ”形金属管。“这是洗澡盆排水管的存水弯,好好拿它消遣消遣吧!”大力尽量显得轻松,但我知道他心里紧张得一塌糊涂。这是最后一张王牌了!我俩心里都很清楚。

在存水弯中,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都有,刮胡刀的断端、避孕套的碎片等等。

我没功夫欣赏也没功夫研究这个的隐私,我只对那几块小骨头如获至宝。在这些小骨头中,最大的一块也不过3 毫米长2 毫米宽,数一数一共是9 块。我花了三个小时才使这场拼搭七巧板的“游戏”一点点地趋于完成。也巧了,居然有5 块骨头都与左腕上的腕骨断痕完全配套,还有4 块一定是头骨和右手腕上的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终于证明这个年轻的女人是在家中被杀的了!

那个丈夫承认了一切:他在暴怒的激情下勒死了自己的妻子,然后惊慌失措地用厨刀剁下了她的手和头。他趁着夜深无人把尸体的躯干扔到了一处小树林里,又把脑袋抛入了一口枯井中。然后,他把双手放在一个塑料袋中,又把袋子放在冰箱的冷冻层内藏了起来。三个月以后,他决定把这双手也扔到那个枯井中。然而,老天有眼。那天深夜,当他走过那片荒凉的空地时,一声雷鸣伴着闪电突然向他袭来,惊心动魄之中,他一个跟头摔倒在地,丢失了一只手。

正是这只丢失的手,帮助他的妻子找到了家,也帮助找到了他!

泛发型白癜风医治方法有哪些

试管婴儿都能怀孕吗

威海看男科疾病医院靠谱哪里有